蛰伏3年,这家估值300亿的独角兽终于IPO

首席商业评论 七月 2020-11-20 17:07:34

Airbnb的招股说明书透露,公司仍要提升在中国等重点市场的渗透率。

多次声称上市的Airbnb这次真的要上市了。

01

IPO的曲折之旅

全球民宿短租公寓预订平台Airbnb(爱彼迎)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IPO申请,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 ABNB”,承销商包括摩根士丹利和高盛。

这家独角兽的招股书显示,Airbnb第三季度营收为13.4亿美元,净利润达到2.19亿美元,实现扭亏为盈。Airbnb的计划是通过IPO来筹集30亿美元,如果能够完成这一目标,Airbnb的估值将超过300亿美元。

早在2017年,Airbnb完成最新一轮融资后,估值就升至310亿美元,当时据媒体报道,独角兽Airbnb已经在融资文件中明确了上市时间:2018年,公司目标估值在700-750亿美元之间。

但此后,由于各种原因,Airbnb上市多次折戟。在业内人士看来,对于Airbnb来说,尽快上市已经是箭在弦上的事。Airbnb此时上市,就是在市场风向处在正向的时期,为自己谋求一个较为理想的“身价”。

Airbnb之所以急于上市,一方面,Airbnb是由于背后投资人的压力所致,另一方面,企业内部始终存在员工期权兑现的压力。

Airbnb员工的期权多数在2020年11月至2021年年中陆续到期,员工强烈要求变现,据说关于上市的问题在公司内部讨论版上非常火爆。在讨论版上,员工每隔几个月都会投票选出需要高管们解答的话题,等待公司上市也正在成为更大的压力来源。

对此,Airbnb负责政策和传播的高级副总裁克里斯·勒汉恩(Chris Lehane)在声明中表示IPO的决心:“我们对员工的承诺非常坚定。对长期发展的专注帮助我们建立了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并忠实于我们的使命和价值观。”

02

超级巨头的诞生

就像任何一个独角兽一样。Airbnb的诞生也颇具传奇色彩。

创始人布莱恩出生于纽约北部的小镇Niskayuna,很小喜欢曲棍球,有一年圣诞节他得到一份曲棍球的全套装备,激动坏了,于是他坚持带着这套装备睡觉,脑补一下腿戴护具、脚穿冰鞋、手拿球杆,头戴头盔钻进被窝睡觉的场景。他的母亲Deb Brian曾经回忆,“从他非常小的时候,你就能发现他对事情不是浅尝辄止而已。”

1999年,布莱恩·切斯基考入罗德岛艺术学院学习工业设计。毕业后布莱恩·切斯基去了洛杉矶,找到了一份年薪4万美元的工业设计师工作。但是不久后他辞掉了工作,不做设计师,这时他大学室友乔·杰比亚忽悠布莱恩到旧金山创业。

乔·杰比亚是这么说的:“有一天,我们会一起开家公司,人们会为这家公司写本书”,还用鸡汤“世界这么大,你得去看看”来煽动布莱恩。

经不起煽动的布莱恩,拿着1000刀存款赶到旧金山,结果旧金山的房租对于刚毕业的学生来说十分昂贵,1200刀,明显超出预算。

恰逢当时旧金山有个国际设计大会,周边的酒店早被抢光,这时布莱恩有了一个赚钱思路;“为啥我们不把房子腾出来,变成一个提供床位+早餐给这个大会的地方呢?还能收他们点房费交房租。”

于是,布莱恩们动手搭建网站,挂出了地板上摆放三张气垫床的照片,以及供应家庭自制早餐服务的承诺–网站因此得名Airbed & Breakfast。

不久他们获得了3个租客,每位支付了80美元。一周后,他们又开始陆续收到世界各地人们的电子邮件,询问何时能在其他热门旅游目的地享受到这样的服务,其中包括布宜诺斯艾利斯、伦敦、日本。

布莱恩也开始着手继续完善产品,先是把名字缩至Airbnb,然后把业务从充气床+早餐扩大到整个房屋、和公寓、城堡、船只以及巢屋。

接下来是想办法获得Airbnb的第一批用户,布莱恩自己从山景城到纽约,去见每一个房主,给他们的房间照片,住在房主家里,认真写评论,同时扮演地推、摄影师、房客,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住在Airbnb家里。

但任何创业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在Airbnb成立的前两年,由于大量投放成本缺钱,Airbnb还差点倒闭,其转机来自于遇到了贵人——硅谷第一创业孵化器公司YCombinator(YC),Airbnb拿到了“创业教父”之称的保罗·格拉姆2万美元占6%的股份的投资。

2009年3月,爱彼迎的共享式租住业务扩展到了私人房屋和公寓。同年4月,红杉资本为其注入了种子资本,此后该公司积极扩大业务版图,在各国建立办事处。

到2012年,已经有2000余位自由摄影师受雇于Airbnb,在六大洲拍摄了超过13000间房屋。Airbnb上的房源也开始向着本地化、个性化、富有人文气息的非廉价住房转型,他们的价格跟当地的廉价酒店差不多甚至稍高一些,但是主打有设计感的当地体验,相比同样价格的酒店,显然更有竞争力。

2013年,Airbnb亚太总部从香港迁至新加坡,并为中、日、韩、东南亚等地分配了2-4人远程拓展人员。2014年Airbnb迎来首批常驻人员,Robert Hao和Bruce Li二人从新加坡搬到北京,2017年3月22日,Airbnb在上海举办发布会,正式宣布其中文名字为“爱彼迎”。

布莱恩曾在演讲中透露,中国是Airbnb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也是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而本土化是Airbnb能否在中国获得成功的关键,Airbnb在这方面选择强强联合,比如与国内电商巨头阿里合作,打通支付宝功能,为了拓展获客渠道,Airbnb又与社交巨头腾讯牵手。

这几年Airbnb的快速发展,也得到了不少媒体的关注。《财富》杂志曾在2012年撰文评论,“不管按照哪种衡量标准,房屋租赁网站Airnb的发展速度都显得太快了些。短短4年间,这家公司已经新增了约500名员工,估值达到13亿美元,在全球各地都开设了办事处。

如今,这个网站已经成为在全球220多个国家拥有400万房主,超过560万活跃房源的巨型平台,并改变了一代人的出行方式。

能够成为规模庞大的独角兽,这也跟Airbnb每一步的及时求变有关:及时转型、拥抱互联网、稳步拓展全球化等,综上,Airbnb用实际行动,让投资人口中曾经的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

03

疫情之下,Airbnb的艰难时刻

如果没有疫情影响,Airbnb本应按着正常轨迹继续高速发展。

Airbnb原本计划在今年3月上市,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又搅黄了这一计划。

全球疫情在春季初夏达到第一波高峰,出行和住宿产业几近停摆。Airbnb二季度营收下滑72%,3月和4月取消和改期的订单甚至超过了这两个月的新增订单。

然而,新冠疫情导致全球旅行“暂停”,疫情也让这家国际短租巨头遭遇了史上最大“黑天鹅”事件,Airbnb预定量大幅下降,甚至危及到Airbnb的上市计划。

重压之下,Airbnb奋力求生。一边,是不断融资给自身回血。

今年4月,Airbnb还先后宣布获得10亿美元融资以及从机构投资者处获得10亿美元定期银团贷款,一个月内连续两次获得巨大资金支持,也帮助Airbnb渡过了难关。

另一边,是采取一系列缩减成本举措,其中包括:暂停所有可自由支配的营销计划支出;全体职员人数裁剪约25%;设定2020年可能没有员工奖金的预期,并降低执行团队成员6个月的薪水;大幅减少所有可支配支出;暂停所有设施的扩建;大幅减少临时员工队伍。Airbnb方面表示,这些裁员和其他重组行动预计将使公司2020年的费用维持在1.35亿-1.5亿美元之间。

Airbnb裁掉四分之一的员工,高管薪水减半,并暂停了所有非必要的市场营销预算,边缘业务也遭到精简,整体进入“求生模式”,截至5月11日,爱彼迎全球裁员1900人,约占爱彼迎全球员工的1/4。

在种种自救举措下,从6月开始,Airbnb的业务开始反弹。在国际航班仍然受限的情况下,Airbnb在各国的国内旅行订单迅速回升,特别是向周边农村地区出行和超过28天租期的订单增长明显。

业绩回升后,Airbnb在8月份秘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上市申请。

本来上周四Airbnb就应该公开招股书,但由于美国大选结果的不确定性,Airbnb推迟到这周一下午才发布了上市材料。

2020年对于Airbnb可谓是个坎,整体的营收数据并不亮眼。招股书显示,今年三季度,Airbnb的业绩开始出现触底反弹迹象。据统计,在这一季度,该公司实现营收13.4亿美元、净利润2.19亿美元,其中前者同比下降近19%,而后者则与去年同期的2.27亿美元仅相差800万美元。

招股书也显示,爱彼迎在2017年、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25.61亿美元、36.52亿美元、48.05亿美元,而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营收为25.19亿美元,同比下滑31.89%。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9月30日,爱彼迎累计赤字分别为14亿美元和21亿美元,今年前三季度累计亏损7亿美元,同比翻倍。

至于亏损的原因,招股书显示,Airbnb将疫情列为公司首要的风险因素。

在它的大本营美国,为了遏制疫情的扩散,芝加哥、圣地亚哥、亚特兰大等城市近期都提出或通过了更严格的短租规范或禁令, 这些限制性政策很可能令该平台在北美地区的订单量陷入停滞。

Airbnb在监管方面也曾麻烦不断,去年在纽约卷入一场诉讼后,又在法国巴黎遭到起诉,称Airbnb在当地发布了1000条非法的租房广告。

Airbnb还出现系统漏洞等问题,有用户表示,使用英镑、欧元、美元搜索酒店,在最后一步添加付款方式选择“人民币支付”时,平台会保留原来的数额使用人民币支付订单。不过,该公司当日就回应称已将漏洞修复。

04

在华的隐忧

Airbnb的招股说明书透露,公司仍要提升在中国等重点市场的渗透率。

实际上,Airbnb对于中国市场一直都很重视。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11日,中国市场新增客房数在Airbnb全球排第二,而在首次预订Airbnb房源的用户群体中,无论是客源地还是目的地方面,中国市场均排在全球前三。

Airbnb今年还对中国区域高管予以调整。2020年6月30日,萧锦鸿调任Airbnb中国首席运营官。据了解,萧锦鸿曾于2017年10月短暂担任Airbnb中国区负责人一职,对中国地区业务非常熟悉。

但Airbnb面对的依然是十分棘手的现实。

当错失国内市场起步初期的Airbnb正式进入中国时,中国在线度假租赁市场交易额已达到42.6亿元,并非一个空白的蓝海市场。

并且,相比较Airbnb的C2C模式,国内的短租企业运用的B2C模式可以更快地攻城略地,并且对房源的把控力更强:对于国内市场而言,无论是房东如何安心地让陌生人住进自己的房子,还是住户安心把自己的个人信息、租金交付房东,B2C模式都有着更大的吸引力。

Airbnb即便充分地落实了本土化策略,想要在中国站稳脚跟,难度也不小。

“如果想要在中国立足,就必须有可以成功的制胜点,也就是说你一定要有自己的强项。”Airbnb认为,要想能在和本土企业的同质化竞争中获胜,最关键的就在于建立一道本土企业无法追赶上的围墙。

对于短租平台来说,房源数量是核心竞争力之一,而根据目前公开数据显示,途家拥有房源约为60万套、小猪短租约为36万套,Airbnb在2017年突破15万套,相比对手还有一定差距。

值得一提的是,Airbnb在谈及竞争对手时,包括携程、美团、飞猪等在线旅行社,以及途家、美团民俗、小猪短租等短租平台均被Airbnb列入名单,这些品牌的市占率逐渐提升的背后,都将对Aribnb的在华之路构成威胁。

同时Airbnb依然面临监管问题,在各大投诉平台上,关于Airbnb房东违约、敲诈、房客毁坏房屋、违反入住要求等问题也是层出不穷。

IPO只是起点,等待Airbnb的,还将是更多的挑战。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