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莎创新中心调研:中国出了13只独角兽,亚洲在旅游出行科技遥遥领先

王瑶 环球旅讯 王瑶 2020-11-19 08:01:19 English

直播带货、电商及中国OTA的创新定价模式,都将推动亚洲旅游出行领域的数字化进程。

【环球旅讯】过去十年里,亚洲一直是旅游和出行科技领域(TNMT)的创新中心,全球该领域内有一半的风险投资都流向了亚洲初创企业。这也推动了众多科技独角兽的诞生,例如,中国的滴滴、新加坡的Grab、印尼的Gojek以及印度的Ola。

最近,汉莎创新中心发布了《亚洲旅游和出行科技发展状况》报告。该报告称,疫情之后,亚洲仍将引领TNMT行业。

汉莎创新中心亚太区业务负责人Christine Wang在接受KrASIA的采访时表示,“从短期来看,我们认为本土企业仍将推动亚洲的创新发展,而且会出现行业融合,该领域内的科技公司将会增强合作。”

Wang表示,TNMT科技平台的新服务应用,将会推动数字化进程,其中包括直播带货、电商,以及中国OTA的其它创新定价模式。

该报告显示,亚洲在推动全球TNMT初创生态圈的发展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从2010到2019年间,全球风投公司为旅游和出行科技初创公司共投入了1500亿美元,占所有垂直领域风投资金的8%。自2010年起,投给了亚洲企业的资金超过800亿美元,占总投资额的50%以上。

从2015年开始,亚洲的TNMT初创公司经历了快速发展,每年都吸引了全球至少50%的风投资金。2018年,亚洲及全球其它地区都迎来投资高峰期,总投资额达到422亿美元。到2019年,旅游和出行科技领域中,有近一半的独角兽公司都来自亚洲。

目前,亚洲共有20家TNMT独角兽公司,比美国多3家,而欧洲只有7家。报告特别指出,亚洲的这些独角兽公司中,有13家属于中国企业,其中包括首汽约车、滴滴、小猪、马蜂窝、途家等。

汉莎创新中心表示,相比旅游初创公司,投资者们更看好出行服务科技公司。2015年至2019年,打车领域共获得了410亿美元的投资。2017年8月,软银、滴滴和丰田共同向Grab投资了25亿美元。2018年,腾讯向Gojek投资了15亿美元。

报告指出,亚洲人口密集的城市有一个共通的问题:缺乏快速公共交通和中转系统。因此,共享汽车成为提高城市内部流通性的创新交通方式,成为连接公共交通的第一站和最后一站。

打车服务的高频使用也是出行科技领域一直能够吸引投资的重要原因,Grab和Gojek等公司也因此能够将业务拓展至其它垂直领域。

在亚洲20家独角兽企业中,有13家都在出行领域,包括滴滴、Grab、Gojek、Ola、曹操专车、哈罗单车等。出行科技领域的初创公司成为独角兽企业,所需的时间最多为4年,而旅游初创企业,则至少要花4年才能达到同等地位。滴滴和曹操专车都只花了两年,而途家花了四年,马蜂窝更是花了十四年才成为旅游领域的独角兽企业。

2010年,中国企业得到大规模投资,自此成为TNMT领域的龙头。但是2019年,中国企业的融资额骤减,相比上一年下降了73%,数额减少了近130亿美元。这一年,受监管政策和国际关系的影响,中国进入“资本寒冬”,很多投资者相当谨慎。

尽管中国2019年的融资速度放缓,但是亚洲其它国家则稳步增长,融资额达到95亿美元,相比2018年增长了61%,其中,印度和东南亚国家发展尤为迅猛,吸引了93亿美元投资。

“我认为,中国一直都起着模范作用。谈到超级App,或是企业如何将不同服务整合到一个平台,我们会发现,东南亚和印度的许多同行都会从中国市场获得启发。”Wang说道。

东南亚的TNMT领域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当地独角兽企业的融资。2014到2019年间,东南亚的风投在很大程度上是由Grab、Gojek和Traveloka决定的,仅这三家公司就斩获了该领域95%的风投资金。

这些独角兽之所以能够成功,不仅是因为当地的数字化渗透率和中产阶级的发展,还得益于它们采取的“超级App”策略,将多种服务融合至一款App中,从而连接巨大的用户群体。这也为投资者带来了信心,因此投入了大量资金,独角兽企业又有机会可以将分支业务培养成为新的独角兽,Gojek旗下的金融科技平台Gopay就是其中一个案例。

同样的,印度TNMT领域的投资资金也主要来自于独角兽企业Ola和OYO。汉莎创新中心认为,印度将成为继中国之后,下一个TNMT的必争之地。印度的旅游支出预计将大幅增长,航空旅行的支出将成为主要增长动力。

疫情的影响

疫情也给亚太地区的TNMT企业带来了影响。汉莎创新中心预计,今年该领域的融资额和交易数量都会下降40%以上,创下2015年来的新低。

旅游业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报告显示,自2016年以来,旅游初创公司的融资首次下降至10亿美元以下,相比2019年减少了79%。

旅游业复苏必定需要时日,但是面对面交流依然是亚洲的文化传统。特别是在当前环境下,商务会谈将促使亚洲的商旅比世界其它地区恢复得更快。

为应对危机,很多TNMT初创公司在不断推出新的服务。例如,印度滑板车公司Bounce推出了长达60天的单车租赁服务,以满足增长的需求。除此之外,东南亚的Grab和Gojek也推出了外卖和物流服务,以弥补打车订单下降所带来的损失。

疫情对于自动驾驶技术也是一项严格的考验。武汉封城期间,京东在定点医院和接驳站之间的一条600米的道路上部署了无人汽车,由它们提供零接触快递服务。

未来的发展

Wang预计,明年的融资资金仍会减少,因为现在仍处在疫情期间,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全球许多国家都开始放松旅行限制,而亚洲大部分国家仍然非常严格,以防止疫情的再次暴发。但是,国内游的需求上升,而且亚洲各国政府也推行了刺激政策,以支持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在中国、印度、印尼、新加坡和泰国,90%以上的人都倾向于选择国内游。

新加坡推行了多项支持项目,其中包括“起新–先锋计划” (Startup SG Founder),为新加坡航空航天及旅游业的公司提供高达1.5亿新元的补贴及薪资补助。同时,新加坡也在积极推进“绿色通道”的开通,将于11月22日开通与香港之间的旅行泡泡

旅游初创企业也在通过直播等方式增加与消费者的互动,并提升销售额。

旅游直播已经成为中国旅游公司连接中国及东南亚旅客的重要方式。例如,有五个欧洲地区的旅游局在飞猪上进行直播,向观众展示了连当地游客都不能入内的景点。

疫情促使亚洲的旅游公司加强了合作,Grab和Klook,以及携程与亚航,都建立了合作关系。

*本文综合编译自KrASIA、TNMT原报告(点击此处可下载)

 

王瑶
王瑶

环球旅讯 编译

发 现 身 边 的 美 好

已发表文章 196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