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天实现逆袭:在疫情期间扭亏为盈的旅游创业公司

王瑶 环球旅讯 王瑶 2020-08-03 13:53:12 English

7月以来,Snaptravel的收入一直在增长,每周预订量与疫情之前持平。

【环球旅讯】3月份,因疫情影响,全世界都实施封锁政策,人工智能旅游服务公司Snaptravel的业务一夜之间减少了80%。

Snaptravel总部位于多伦多,已经完成A轮融资,据该公司称,其年增长率为300%,预计2021年销售额将达到10亿美元。Snaptravel通过社交通信服务WhatsApp、Messenger和短信提供酒店预订服务,并与亚马逊Alexa和Google Home等智能语音设备商合作。

自2016年成立以来,该公司已融资了2240万美元,资金来自众多投资者,包括Inovia Capital、澳大利亚电信巨头Telstra、Expedia副董事长兼CEO Peter Kern以及NBA明星Steph Curry。

2020年初,Snaptravel的业绩一直很好,但在2月份预订量激增时,两位创始人Hussein Fazal 和Henry Shi已经知道出了问题。他们知道,需求量的增加是由大幅折扣推动的,酒店试图以低价提升销售量,减轻疫情带来的影响。

几周后,新冠病例激增,各国纷纷实行隔离政策,旅游业因此一落千丈。世界各地的酒店相继关门,希尔顿等大型连锁酒店业发出预警,其全球酒店的入住率暴跌至10%。

据AllTheRooms Analytics报道,在美国部分地区,Airbnb的预订率低至3%。Snaptravel也被淹没在原本不可取消的订单的退款请求中。看到业绩急剧下滑,Fazal和Shi知道他们需要立即采取行动。

Fast Company报道称,在旅游业濒临崩塌的时候,Snaptravel的创始人却在短短60天的时间里扭转了公司的局面,最终实现盈利。对于其它在疫情中受到重创的公司来说,Snaptravel惊人的恢复速度给大家上了一课。

2020年几乎没有业绩,现在该怎么办?

到3月底,全球经济陷入停滞,旅游业出现了大规模裁员。挪威航空和SAS解雇了90%的员工。万豪集团安排了数万名员工进行休假。

投资公司Inovia的合伙人Patrick Pichette开始担心投资的公司。Pichette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期间担任谷歌首席财务官,拥有应对危机的丰富经验, Pichette后来又担任了Twitter董事长。他知道,为了生存,风险投资公司支持的初创企业需要采取迅速果断的行动。

4月1日和5月13日,Pichette分别召集初创公司与Inovia的CEO和CFO召开了会议。

Inovia合伙人、Snaptravel董事会成员Chris Arsenault表示:“我们告诉他们,他们需要筹集足够的资金,确保在2021年12月之前都能发放工资。在充满不确定的时期,制定计划是无用功。唯一能做的就是以30天为一个周期,为未来90天作打算,每周进行一次现金管理。”

在充满不确定的时期,如何实现盈利

Fazal和Shi听从了Inovia的建议,制定了一个能够尽快盈利的方案。与他们以前经营业务的方式相比,这是一个重大变化。

在此之前,Snaptravel像大多数有风投支持的初创公司一样,采取激进的增长方式,在追求用户增长的同时不断亏损,仍力求在全球范围内扩大业务。

Fazal和Shi已经把他们的历程记录在了一个关于如何盈利的10步行动手册中。他们的第一步行动是,解决燃眉之急,与酒店合作伙伴协商旅客退款问题。之后,他们专注于成本分析,取消了所有对收益没有直接贡献的项目。完成这一步,他们的工作量减半,并且为公司制定了明确的方向。

此次疫情导致了大规模的失业,Snaptravel的两位创始人也采取了裁员措施。Fazal和Shi不愿透露裁员人数,但是他们表示,会给受影响的员工付两倍的离职费、延长福利并授予期权。在加拿大应急薪资补贴项目(CEWS)的帮助下,留下的员工没有减薪,而且增持了10%的普通股。

Fazal和Shi也需要开拓新的业务,来替代Snaptravel在疫情之前主营的旅游类型产品,以确保有收入来源。他们将目光放在现有客户上,思考客户如何增加支出。

利用具有预测功能的人工智能,Snaptravel加快了与用户偏好相匹配的酒店优惠套餐信息推送,通过他们发起的对话,预订量增加了25%。他们发现,个性化的对话式相关内容的及时推送,能让顾客感觉Snaptravel很了解他们的需求,并且创造了以前不存在的需求。

Fazal和Shi还发现,顾客愿意支付费用成为VIP,享受特殊福利并让礼宾人员代理复杂的预订流程,顾客愿意为此给小费,以感谢酒店为他们节省的旅行费用。

Fazal说:“在疫情之前,我们没有盈利,但是疫情出现后却盈利了。我们在5月份公布了第一笔利润,且自7月1日以来一直在增长,每周预订量与疫情之前持平。”

酒店业也开始稳步复苏。愿望清单和国际商务旅行等高级预订已经没有了需求,但是说走就走和周边长租目的地却成为游客们的首选。新的旅游群体正在出现,其中包括想要逃离人群的自驾游人群,在探病时保持社交距离的家庭,以及需要休息的长途通勤工作者。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尽管疫情期间愁云惨淡,但是Snaptravel采取的措施让公司更加灵活,更有能力实现远大的目标。今年4月,在Inovia与初创公司的会面中,Arsenault问Snaptravel的创始人:“你们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作出如此彻底的改变了,你们想将Snaptravel做成什么样的公司?”

Fazal回答说:“我们想成为旅游业的柠檬水,具有极强的可塑性,成为一个由人工智能驱动的电商平台,颠覆传统行业。”

现在,Snaptravel正在进行招聘,但他们不会重新雇佣被解雇的员工。

他们加大了对机器学习和数据分析的投资力度,招聘工程师,提升Snaptravel的对话能力和敏锐嗅觉。

Snaptravel在疫情期间的重大转变,给Arsenault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准备带头投入更多资金。

*本文编译自Fast Company

王瑶
王瑶

环球旅讯 编译

发 现 身 边 的 美 好

已发表文章 147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游客

之前库里还投资了

2020-08-04
回复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