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休无薪假、民宿老板卖花,旅游业复工路途依然漫长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在线旅游 > 正文

员工休无薪假、民宿老板卖花,旅游业复工路途依然漫长

来源:时代财经 郑方圆 2020-02-12 16:08:55

与综合实力更强、更能抵御风险的大集团相比,个体从业者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受到的冲击更大。

尽管疫情影响持续,伴随着农历元宵节的结束,中国各地的返程复工潮已经开始在各行业上演。但对于旅游行业而言,被突然按下的暂停键仍然没有重启的迹象。

民航公司员工经历“无薪假”

受疫情影响,民航局此前相继出台免费退票政策,春运客流量大幅下降。数据显示,在原定七天的春节假期期间,旅客运输量为651万人次,旅客数量和航班数量均不及去年同期的一半。

时代财经注意到,延长后的假期在2月9日迎来“复工潮”,民航方面客流量尽管有小幅增长,但并没有出现返程高峰。交通部数据显示,这一天,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共发送旅客1279.6万人次,环比2月8日上升13.8%,但比去年同日下降84.7%。

以北京和上海这两座一线城市为例,在春节前,两地各有1000余万人离开,不过10号开工前总共仅有三百多万人回到了工作地。

出行客流的大幅减少,迫使航司调整航班、削减航线,部分航司甚至传出了裁员的消息。海南航空集团旗下西部航空公司一名员工向时代财经透露,其公司近段时间已要求员工回家轮休,“现在公司大概只有40%的员工在岗上班”。而据《星岛日报》报道,香港航空计划裁员约400人,且地勤人员每月至少放两周无薪假。

但时代财经了解到,国内航司基本确保了主要航线的正常运营。春秋航空相关负责人2月10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该公司的航班一直都在运行中。据其介绍,春秋航空春节期间每天执行近400架次航班运输,运送旅客约6.8万人次,平均每日在途游客近万人。

据了解,在疫情爆发初期,春秋集团就已成立了疫情防控工作小组,并通过日本分公司迅速采购了一批疫情防护物资,供应给一线的乘务员、飞行员。1月31日,春秋航空还紧急调动了一架飞机前往日本,将此前滞留在外的湖北籍公民接回国内。

不过考虑到旅游业目前仍然处在完全停止运营状态,消费端的恢复需要时间,春秋航空方面也强调,当下的重点依然是防疫,并会针对疫情推出一些防疫包之类的机供品服务。

“目前仍然是疫情防控的关键阶段,我们会根据交通部民航局的要求,在航班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量让旅客分开坐,每天航班结束后,还会进行彻底的消毒工作。”春秋航空方面表示。

酒店生意少了八九成

除了交通出行之外,酒店住宿业无疑是此次疫情受冲击最大的行业之一。2月6日,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关于支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有关税收政策的公告》中特别指出,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交通运输、餐饮、住宿、旅游(指旅行社及相关服务、游览景区管理两类)四大类困难行业企业,2020年度发生的亏损,最长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8年。

这意味着,因疫情发生亏损的部分旅游相关企业可以把亏损额向未来8年分摊,用以冲抵以后几年的所得额,进而降低税负。

在多位酒店业人士看来,尽管目前疫情的最终影响还不确定,但“租金和税收”这两部分如果能够得到有效的扶持,将直接决定大量中小业主能否渡过难关。

华住集团创始人季琦在2月2日晚间发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提到,目前的应对之策是对员工“不裁员不降薪”、对客人“不鼓励关店歇业”、对加盟商减半收取费用等。不过,华住的这一应对之策是以2-3个月左右疫情基本结束或者得到有效控制为前提。

但季琦坦言,假如疫情进一步恶化,或疫情时间超过3个月以上,华住在用工问题上就可能需要进行调整,例如安排员工调休、只发基础工资、暂缓支付社保养老保险等。

2月11日,本土酒店集团东呈国际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则强调,对于酒店来说,在积极抗“疫”之外,如何帮助加盟商活下来才是最关键的。

时代财经了解到,此前东呈国际在湖北有400多家已开业的门店,疫情期间投入了1万间客房参与救援,集团除了对湖北省加盟酒店、全国参与公益接待的门店减免相关合作费用外,也联合大呈金服、桂林银行等企业对受疫情影响,有融资需求的加盟商给予特殊金融政策支持。

“酒店业主主要有三大费用:租金、贷款和员工工资,目前来看,租金和贷款这两部分的压力会更大一些,尤其我们集团里面高端经济型酒店占到大头,面对的都是中小型物业主或者物业公司,一些宏观层面的减免政策可能很难惠及到。”

东呈方面向时代财经透露,目前其旗下只有约50%的门店处于正常运营状态,且春节期间全国门店营业收入只有往年同期的10%-20%,入住取消率达到40%,“形势非常严峻,我们预计今年上半年的情况都不会乐观。”

时代财经注意到,已有多个酒店集团在近期发布了相关的金融支持政策。2月9日,首旅如家发布通知,对特许加盟酒店进行金融和保险扶持政策。此前的2月6日,华住集团发布通知称,向在营酒店紧急开放低息贷款,单店贷款额度最高50万元,年化利率4.75%。

洲际酒店集团的公关负责人时代财经表示,该集团旗下各酒店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安排,目前首要任务还是要保障客人和员工的安全。

希尔顿欢朋方面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声称,集团总部目前处于在线办公的状态,“一线门店应对处理的事情比较多,各部门也都处于忙碌状态,且有不少门店被政府征用。”11日,希尔顿欢朋表示将减免全国酒店两个月的基本管理费,开放低息贷款。

除了转作隔离房以及配合政府部门征用之外,不少酒店集团已推出了针对疫情的“安心住”产品,还上线了类似“在线问诊”、“无接触入住”等服务。“不论这些产品的效果如何,至少在这次疫情过后,安全和卫生的重要性肯定会得到进一步强化。”一位酒店行业资深从业者对时代财经表示。

卖花的民宿老板

与综合实力更强、更能抵御风险的大集团相比,个体从业者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受到的冲击更大。

在大理做民宿生意的王瑶(化名)看来,目前国家和地方层面出台的优惠扶持政策跟她这样的民宿老板关系不大。“我们去税务局咨询过,虽然现在允许一个季度营业额30万以上才用交税,但我现在一个季度能有10万就不错了,所以这些免税政策对于小民宿主来说没有太大意义。”王瑶在2月9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王瑶留意到部分城市的商场和物业出台了减租或者免租政策,“减免房租是最实际的,但我们面对的都是私人房东,能够争取到顺延合同时间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自1月27日大理当地政府要求全部民宿自行停业以来,王瑶的生意就一直处于停摆状态,“订单统统全额退款了,员工都休假回家等待恢复营业的通知,如果时间持续太长,大家不可能一直处于无收入状态。”

王瑶不知道何时才能复工,为了缓解经济压力,她已经做起了线上生意,她认识的不少民宿老板都开始卖了农产品。因为之前做过花艺师,王瑶也在朋友圈里发布了“情人节花束预订”广告,希望能多少获得一些收入。

1月24日,文化和旅游部宣布暂停所有团队旅游及“机+酒”旅游产品。27日起全面停止发团、停止销售机+酒产品。在旅游行业按下暂停键后,在一家地方大型旅游社刘宇(化名)也开始了漫长的假期。

此前,刘宇主要工作是负责旅行社出境游路线的设计规划,“没有抗风险能力的小旅行社可能直接就倒闭了,我们稍微好一点,但员工的绩效全没了,只有2、3000元的底薪,但导游不带团更惨,底薪就1000元。”

但刘宇不知道自己供职的旅行社能撑多久, “暂时还没听说公司要裁员,但很可能会调岗,相当于委婉地‘优化’掉。”

眼下刘宇正盘算着要不要转行,但这同样不容易,他告诉时代财经,之前曾尝试投过简历,但除了一个展示策划师的岗位外,只有旅游行业内的公司对他有兴趣,“估计疫情过后,会更难,竞争更激烈。”

2月6日,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对外宣布,向旅行社暂退部分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以支持旅行社积极应对当前经营困难,进一步做好文化和旅游系统疫情防控工作。全国3.8万多家旅行社(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的公开数据),按照《旅行社条例》规定的旅行社保证金额度初步测算,整体保证金规模约为120亿元,退回80%即96亿元。

刘宇期待着疫情能快点过去,而这笔退回的保证金,也许能帮助旅行社熬过这段艰难时期。

民航 民宿 华住 东呈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9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